您现在的位置:

大天使米 >

天鹅之歌_3000字

  母亲去世以后那个春天,梅冽开始把头发留长。到这一年牧草再度变黄的的时候,她的头发已经可以遮盖住肩膀了。这样一来,背上的两只小肉翅就不再那么显眼。虽然巴音布鲁克草原上牧民都知道,这个女孩子生下来就是个带翅膀的怪物,梅冽自己也明白。但是有了长发遮掩,她就会觉得,自己看起来和草原上别的女孩子完全没有什么两样。她坐在阑朵家的帐篷前晒太阳,神情呆滞的喝着人家招待她的羊奶。头人的外孙女阑朵,是个身段婀娜的牧羊女,正在用一种温柔的声音吆喝着她的羊群。雪白的羊群,在秋色的原野上缓缓移动,仿佛天上的云彩。天边外,又一群天鹅起飞了,飞往遥远的南国,水草丰盛的地方去过冬。巴音布鲁克是天鹅的故乡。小时候,梅冽被母亲抱着去看草原深处的天鹅湖。当她发现这些雪白优雅的生灵,有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翅膀时,发出一声惊喜的尖叫。阳光下,天鹅们举起半透明的翅膀,仿佛碧绿的天池里,盛开了一朵朵巨大的欢笑着的白莲花。巴音布鲁克的牧民中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:梅冽是天鹅的孩子。十九年前,她衣衫褴褛的母亲茹商,从天山那一边爬到巴音部的营地上,昏死在头人的帐前。头人的女儿洛绮丝和女婿,正在给他们的大女儿阑朵办满月酒。洛绮丝看见茹商的襁褓,顿时动了同情之心。纯白光洁的棉布裹着一个毛茸茸的婴孩,脸蛋皱巴巴的。大家诧异地发现,孩子长了一双翅膀。茹商很美。巴音部头人的女儿洛绮丝是草原上的第一美女,是牧民们歌谣里的百灵鸟儿。可她还不及茹商一半美丽。茹商是透明而幽静的,不像大风烈日下长大的牧女。巴音布鲁克的牧民们仰慕天鹅。他们相信,茹商一定是因为美丽,而被天鹅神爱上,于是生下了梅冽这样的孩子。可是为什么他们母女会流落到草原上呢?神祗的事情,还是不要随便议论的好。自从见过天鹅,梅冽小小的心里种下了一个愿望。有朝一日,她的翅膀也长成天鹅这样就好了。可是随着年岁一天天长大,梅冽变成了大姑娘,却并没有什么灵异在她身上出现。一对肉乎乎的翅膀一点都没长,枝在肩上,巴掌大小,不可能像天鹅一样带她飞,像是多余的,穿衣服都不方便。而且,梅冽也不曾如头人和他们牧民期待的那样,长成茹商一样,特别美丽,或者特别聪明。她和巴音部的其他女孩子们混在一处,放羊,骑马,玩闹,掉进人堆里就不见了。人们在失望之余,也就忘却了梅冽的神秘身份,只记得她长了一对难看的翅膀。梅冽自己也觉得,这翅膀还不如不要的好。春天的时候茹商去世了。她死的很安静。梅冽跟阑朵放羊回来,看见她倒在帐篷里,面露微笑。梅冽哭完以后,在洛绮丝的指点下给茹商换上衣服。她第一次看见母亲的背脊,光滑而洁白的,竟然有两道深深的血痕,画出一个大大的八字。梅冽吓了一跳。他们把茹商送到天山顶,听蔺古喇嘛唱完歌曲,然后离开,听任茹商的尸体在草原的风中化为齑粉。这时天空中响起来一道惊雷,暴雨下来了。层层的雨帘隔绝了草原高山的一切景象。天山顶上,风卷如龙。梅冽仰起脸,看见淡蓝色的闪电,如天神的羽翼一般,在青色的天空中铺展开来,绚烂无比。那一刻,她头一次意识到,母亲应该有很多的秘密告诉她的女儿,然而她什么也没有说。一切都太晚了。秋天到来的时候,阑朵就要出嫁。头人已经很老了。他为自己唯一的外孙女儿定了一门好亲事,要嫁到遥远的葱岭那边。盘陀国的年轻国王,年轻英武,名声远播到天山下的草原。头人决定趁着这个丰收的秋天,就要把喜事办了。这些日子巴音部上上下下,都在为小格格的出嫁忙成一团。阑朵的母亲洛琦丝一边为自己的女儿打点嫁妆,一边望着梅冽悄悄皱眉。这个女孩子已经十九岁了。草原上的女孩子如她一般大小的,有的早已做了母亲。然而梅冽一点动静也没有。茹商是个奇怪的女人,在世时没有想过要替女儿操心。如今洛琦丝担负起照料梅冽的任务,她觉得纵然北京哪里可以治癫痫病别人不管,她也要赶快为这个女孩子打算打算了。梅冽不是不知道这一点。她慢慢地喝着羊奶,看着阑朵把羊群赶到明亮的开都河边,阑朵姿态婀娜,像每一个幸福的女孩子那样,通体闪发着柔柔的香气。梅冽想,连阑朵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,也要走了。自从母亲死后,她开始思考一些问题。这些问题都是没有答案的,也不可以跟任何人询问。有些东西,开始在她的身体里慢慢觉醒,仿佛一丝丝微光闪烁。――但那究竟是什么。她重新意识到,自己是与众不同的,她没有那些女孩子身上柔和的馨香,却有一对含义不明的翅膀。那些微光独属她一人――就好像是埋藏了某种愿望,她也说不清楚的什么愿望。与生俱来的不同,她究竟是喜欢还是不喜欢这样呢?“梅冽,”晚间在饭桌上,洛绮丝一边撕了一条烤羊肉放在她碗里,一边说:“你也跟着阑朵一起到盘陀国去吧。喜欢的话,就在那里住一阵子再回来。”洛绮丝的想法是,梅冽在巴音部长大,大家都知道她的特别。熟悉的地方不会带来什么变化。如果到远方去,也许会遇见什么机缘呢?阑朵笑嘻嘻的望着她。梅冽点头了。二盘陀国派来接亲的人,随着第一缕晨光出现在地平线上,一眨眼就到了帐篷跟前。梅冽差点把洗脸水泼到那匹黑马上。那人披了一身厚重的黑色羽氅,背对着朝阳,看不清他的脸。金色的霞光在他背后,如羽翼一般展开,平添了一种神秘。那些金光一下子刺痛了梅冽的眼睛。“我就是盘陀的国王古斯塔。”年轻的声音却显得十分沉缓。大家都觉得有些诧异,盘陀国并没有信使来通报,国王就已经来了。可是盘陀国王亲自出来迎亲,这礼节也未免过于盛大了。大家惶惶地把新娘请出来见礼。“我的骑士塔伊莫罕已经先行出发了,难道你们没见到?”古斯塔冷冷的说。盛装一新的阑朵仿佛一朵?丽的扶桑花,她朝盘陀国王微微一躬。阑朵怀里抱了一只铜瓶,就是盘陀国特意送来的聘礼。梅冽听说,这铜瓶是件有魔力的宝贝。她的车驾跟在阑朵的后面。陪嫁的队伍顺着开都河东下,仿佛一条琳琅的彩带。梅冽卷起车帏,看见这彩带的中间缀了一块黑沉沉的石头,颇为不协调。自从看见身披黑甲的盘陀国王古斯塔,她心里就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,仿佛不祥之兆。她也说不清是为什么。他们的队伍要走两个月,赶在开都河冰封之前到达盘陀国所在的石头城。否则草原上的风暴一来,大家就有危险了。走了七八天的路程,一切都很平静。秋天的草原风清日丽,天空明亮如同少女的眼睛,偶尔滑过几缕云翳,是南行的天鹅群。日落的时候他们看见了一大片盐湖,湖中没有一滴水,不知是在什么年代干涸的。谷底满是五颜六色的石砾,裸露在晚霞的光彩中,美丽异常。大家按照塔伊莫罕的安排,在海中安营扎寨。梅冽一跳下马车就崴了脚。她蹲下身子去揉,那些彩色的石头压到她眼前,忽然说不出的压抑和眩晕。不远处,新娘阑朵跑到一边,收集那些漂亮的石头。“国王――”她大声叫着:“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?”古斯塔独自一人立在海子边上,若有所思的样子。夕阳映出他的剪影,轮廓很硬,很冷。过了很久,他才想起来似的回答阑朵:“这里是星宿海。”听见这三个字,梅冽的心怦怦的跳了起来。草原上故老相传,星宿海是一个有魔力的地方。她揪住阑朵的袖子想要她当心,沉浸在幸福里的新娘可没有心思理她。梅冽的预感没有错。第二天早上,她是在一块大石头上磕醒的。她睁开眼睛并且张大了嘴,身边竟然什么都没有了。帐篷没有了,车马没有了,新娘阑朵,仆人车夫,还有盘陀国王统统消失得无影无踪。――难道他们把她抛下来自己走了?梅冽不敢相信,惊惶之余两她踉踉跄跄的跑到孔雀河边。河水一如既往的徐徐流淌,草原上寂无人声。“阑朵――阑朵――”梅冽扯开嗓子大声叫唤。一直叫到太阳爬到半空中。“你叫我们王妃干什么?”梅冽抬头,看见一个牵马的少年,穿着沉甸甸的铠甲。“谁,你14周岁得癫痫原因引起的?是?”“我是盘陀国的骑士,名叫塔伊莫罕,奉国王之命特来――”啪――一个清脆的耳光落在了少年脸上。“奸贼,你把阑朵他们拐到哪里去了!”梅冽叫道,“我让头人带兵灭了你们盘陀国!”少年满脸通红,却没有还手:“你在说些什么?我奉国王之命去巴音部迎亲。路上遇见了黑魔法师,耽搁了十天。目下连见都没有见过王妃,什么被拐走了?”此人耽搁了十天!梅冽不傻,她心里一沉。她退了一步:“你拿什么证明你是盘陀的骑士?”少年掀出了一块护身符,上面刻着天鹰。天鹰是盘陀武士的标志。而那一个自称国王的骑士出现的时候,他们只顾着高兴,谁都没有想到要他出示过信物。“那你说,你是怎么被耽搁了十天的?”梅冽犹不死心。“我一下葱岭,就被妖法定住了,根本动不了。幸亏碰见了一个游方僧人,念经帮我解了魔咒,谁想到还是被人抢先一步。”“完了完了,这样说,那人根本就不是你们国王。阑朵他们竟是被妖怪骗了,这可怎么办!”梅冽心里着急,眼泪就掉了下来。少年塔伊莫罕像是想纠正她什么,却又把话吞了回去。他一五一十问清了经过。两人并肩坐在孔雀河边,一筹莫展。对方是什么人,有什么目的都不知道,他们又该上哪里去找阑朵他们呢?塔伊莫罕的白马,独自溜到河边喝水,喝够了,又不停地喷着响鼻儿。忽然,白马嘶叫了一声,猛的踢了一下塔伊莫罕。“瓶子?”塔伊莫罕忽然叫道。是阑朵抱着的铜瓶,顺着河水漂了下来。“瓶子还在,这太好了。”塔伊莫罕把铜瓶捞起,“我们可以问问瓶仙。”梅冽好奇地看着。“这铜瓶可是本国的宝物,一向由我的父亲大将军收藏。这一次迎亲,我恳求父亲把瓶子拿出来给新娘带着,瓶中的仙子知道很多秘密,有求必应,有他在就可以放心了。”塔伊莫罕一面说,一面把铜瓶擦干,“瓶仙瓶仙,快出来,告诉我王妃去了哪里。”过了一会儿,瓶中升起一股绿色的烟雾。烟雾落在河水上,化作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小孩童抱膝蹲着。塔伊莫罕喜形于色。那小瓶仙瑟瑟发抖:“我怎么知道王妃在那里。我自己还是好不容易才逃脱了他的黑魔法。”梅冽变了脸色:“黑魔法?”燃星魔法是草原上流传久远的一种法术,可以把活人变成任何一种东西。但是只有少数魔法师才能掌握这种法术。梅冽咬牙切齿:“一定就是那个冒牌国王干的!”“那么,王妃被变成什么了,”塔伊莫罕急急的问,“你看见了么?”“黑天鹅!”梅冽眼前一白,仿佛看见了星宿海的上空,幽谧的夜色里,一群大天鹅展翅飞起,渐渐消失在南方天际。阑朵,阑朵,草原的寒冬要来了,难道你真的会飞到南国去么?“追!”梅冽不由自主的拔起脚来朝南跑去。“回来回来!”塔伊莫罕冲过去,一把扯住了她,“追有什么用啊!”瓶仙跺着脚说:“就是就是。你不知道怎么给她们解除魔法,追回来也还是一群大天鹅。一定要找到施法术的人才行。”梅冽瞪了一会儿眼睛,心想不错。却说:“那你知道那个家伙,是何方妖怪?”瓶仙愣了一下,瞧瞧塔伊莫罕,脸一红,吞吞吐吐的说:“我,我就是看不出来啊。昨天夜里,他施完了法术,发了一会儿呆,又叹了一口气,然后就朝西方走,一眨眼就没影子了。”三白马上一高一矮两个人,高的是塔伊莫罕,矮的是梅冽。铜瓶叮叮当当的挂在塔伊莫罕的腰带上。梅冽打了个寒战。她仰起头来,越过塔伊莫罕的肩膀,看见一片皑皑白雪。西方天边那一片雪域高原,就是葱岭,传说中冰山之父慕士塔格的领地。慕士塔格有两个女儿,一同守卫着葱岭圣地,百里之内,寥无人迹。平如镜面的雪地上偶尔掠过一个薄薄的黑影,那是鹫鹰天宇中飞过。除此以外,再也看不到什么活物了。梅冽仰起头,高大的雪山威仪接天。不知怎么的,她仰视雪山时,生出了一种奇怪的念头,好像自己回了家一样,这是为什么?黄昏时分,斜阳从雪山那一边照过来,一地金黄。梅冽眯着眼睛望去,发现阳光下,有一座山保山市癫痫病知名专家峰显得格外不同,那些岩石是明媚的橙红色,山峰顶上隐隐有一些堆砌奇异的石头,又仿佛是古老建筑的废墟,背着光线,看不真切。“看见那座橙红的山峰,就是到了盘陀国境内了,”塔伊莫罕说,“今天就现在这里休息一下吧。”塔伊莫罕去河边洗马。

  梅冽好奇的走来走去高原的太阳晒得她睁不开眼睛。河那边有一个毡房,灰扑扑的用大石头压着,比起巴音布鲁克牧民们的帐篷来,可是简陋得远了。毡房外面坐着一个老人,脸被晒得红通通的。梅冽指着橙红色的山顶比划了半天,却是言语不通,不得要领。一会儿来了一个乡村医生模样的人,会说草原上的语言。盘陀国民放牧为生,自称是太阳的后裔。“山顶上有一个公主堡,那是我们祖先居住的地方。”乡村医生说。梅冽眯着眼睛,望望那山峰:“你们的祖先是什么人?”乡村医生赭红色的脸上露出了自豪的笑容:“说来话长啦。很久以前,有一个远方中原来的公主,要出嫁到波斯国去,路途上经过这里时,遇见了一场地震。于是这位中原的公主就停了下来,在那座山峰上建了一座城堡。那城堡是离太阳最近的地方,太阳神每天正午驾着金光来和公主幽会。半年以后公主生下了一个男孩子,成为方圆百里的国王。这就是我们的先祖。我们这里的人,都把这公主堡当作圣地呢。”梅冽瞪着山顶那一片橙红色。不知是不是夕阳光线的影响,她总觉得这公主堡的废墟透着几分诡异:“我能不能上去看看?”乡村医生笑着说:“上公主堡的路,可不是一般的险,多少年都没人上去过。前年我们部落里最勇敢的小伙子上到三分之一,还是下来了。呵呵,你一个小姑娘,别想上得去。来,过来跟我们喝马奶子吧。”梅冽眨了眨眼睛不吭声,心里有些不服气。过了一会儿,听见塔伊莫罕在那边叫她,他已经生好了篝火了。天黑以后,部落里的人围着篝火喝酒。梅冽一边听着高原的歌声,一边沉沉地睡去。夜晚,梅冽从梦中醒来,塔伊莫罕却不在帐篷里。她心中一紧,钻出了帐篷。不知他去了哪里。高原上的夜风寒冷刺骨。听见得若隐若现的,淙淙的水流声,似乎从雪山深处传出。梅冽很是好奇,紧了紧衣服,独自往里面走去。果然有一条明净的小溪。夜色中,溪水发出莹莹的光芒,十分奇异。溯流而上,原来溪水是从一个雪洞里流出的。这里乃是天寒地冻之处,雪洞口却生长着一丛丛殷红的山杜鹃花。梅冽满腹疑窦。过了一会儿,洞中露出一张脸来,却是一个优雅的中年女子,看见梅冽,微微点头。“我叫公格尔,是慕士塔格的长女。”女子自我介绍着。梅冽一听,喜出望外。出门遇仙子,看样子有希望救阑朵他们了。“仙姑,你看见过一群黑天鹅飞过葱岭么?”“黑天鹅?”公格尔仙女像是并不意外。梅冽急巴巴的把他们的事情说了。不料公格尔仙女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:“最近,每过几天就会有一群黑天鹅飞过慕士塔格峰顶,到葱岭的另一边去。我可不知道你的朋友在哪一批里面。”每过几天就有一批!梅冽瞪大了眼睛。“翻过我这座山,就可以看见慕士塔格峰了。去看看吧,那边有一个仙湖。湖里面有很多天鹅呢。”公格尔仙女说。“知道了,谢谢仙女!”梅冽满怀激动的跑了出去。背后传来一声幽幽的叹息。回到帐篷边上,仍然看不见塔伊莫罕的影子。月色下的古堡显得益发幽谧,仿佛有悠扬的诵经声,从那些倾颓的窗洞中飘出。梅冽心里一动,沿着崎岖的山石,缓缓爬上去。果然是很陡的路。梅冽往上爬了不到十丈,已经开始手脚并用了,过了一会儿,脚下一软,忽然就顺着沙石滑了下去。梅冽感觉到后脑勺重重的磕在一块岩石上,只来得及“啊”了一声,旋即就没有了知觉。一睁开眼睛,梅冽就看见了塔伊莫罕的脸。“该死,你跑到哪里去了!”梅冽一把揪住塔伊莫罕的袖子,“害我摔这么大一跤!”塔伊莫罕躲闪不及,被梅冽拉了一个趔趄。“别叫,别叫!”他连连跳开,“你这个野丫头,癫痫病重点医院居然自己去爬这样危险的山。要不是被我看见,早就喂了秃鹰了。”梅冽眨眨眼:“你去哪里了。”塔伊莫罕转过脸,似不经意的说:“你跑了以后,我只好到处找你啊。一路打听,一路就到这个部落来了。谁知你不在帐篷里,出来找一圈,四仰八叉的倒在山脚下呢。”梅冽有些疑惑,却也不再细想,忙忙的把她从公格尔仙女那里听来的话说了一遍。塔伊莫罕听完,却并不表示吃惊。他皱着眉头只是说:“你没摔伤吧?”“还好,”梅冽说,“就是冻死了。”塔伊莫罕动手,把熄灭的篝火重新升起,让梅冽取暖。火堆上还剩着一大块牛肉,重新烤起来。斗篷上结的冰有一点化了,梅冽解下来,换上了塔伊莫罕的皮袄子。当她转过身去的时候,塔伊莫罕瞪大了眼睛。虽然两人已同行十余天,塔伊莫罕却是第一次看见梅冽的小翅膀,呆呆的若有所思。当梅冽转过身来的时候,塔伊莫罕已经做好了决定。他说:“既然公格尔仙女说仙湖里有很多天鹅,我们就去那边看看吧。”梅列浑然不觉有异:“不过,竟然敢把黑天鹅带到冰山之父的仙湖里去,那个妖魔也就很诡异了!”塔伊莫罕一面把一块牛肉递给她,一面呵呵地笑着说:“没关系,你比他还要诡异。”梅冽闻言,不由得眉毛一挑。他说什么?十来天的行程中,塔伊莫罕和梅冽已经混得很熟了。可是这样的话,还是触动了梅冽心里最别扭的地方。塔伊莫罕意味深长的说:“黑魔法能把所有的人变成天鹅,唯独拿你没办法,可见你是个异人,我一来就猜到了。”梅冽不吭声。“再说了,”塔伊莫罕笑着说,“凡人哪里会背上长翅膀,虽然只是小翅膀。你一定是仙――”“你才长翅膀呢!”梅冽跳了起来。塔伊莫罕张大了嘴,滚烫的牛肉砸了他一脸。“谁准你看我的翅膀!”梅冽拔腿脚走。她忽然间怒不可遏,仿佛整个人都烧了起来。深雪在她脚下嚓嚓地响。这个可恶的塔伊莫罕,可恶的盘陀人。她以为到了葱岭就没有人知道她的秘密。谁想到又是这样,又是这样,他为什么提到她的翅膀!一口气冲了很远,她才意识到,看不见塔伊莫罕的火堆了。一阵阴风袭来,雪山下的荒原,又冷又黑。梅冽打了一个寒战。冷风把她的怒气吹去了一大半,快要冻僵了。“梅冽――梅冽――”远远听见塔伊莫罕焦急的叫声,他骑着马追了过来。“梅冽――”他似乎想说什么,却又没有说。也许,她不该就这样随随便便发脾气的。一个晚上,却让他来来回回折腾了两次。梅冽望着塔伊莫罕通红的脸,轻轻说了一句:“是我不好。”塔伊莫罕俯下身,把她抱上马背。“没关系的,我能够理解。”他说。四天湖是一片美丽的沼泽。当梅冽他们翻过皑皑雪山,竟然看见一片茵绿的草原,托着清朗如洗的蓝天,他们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。“哇――这种荒凉的地方,还有这样好看的草原啊。”梅冽忍不住啧啧称赞,“比我们巴音布鲁克还要美。”朵朵白云如此切近,几乎触手可及。梅冽不等塔伊莫罕下马,自己先窜了下去,追着云彩跑了很远,直到一个小池边才停住脚步。沼泽里长满了一丛丛明艳的红花草,水清如镜,映着蓝天白云,连风都是明亮的。可是,天鹅在那里?阑朵她们又在哪里?疑惑之中,梅冽四下张望着,竟然一只鸟儿都没有见到。远处,塔伊莫罕下了马,跪伏在草丛中,面朝雪山。梅冽走过去,听见他嘴里念念有词。“干什么呢?”“我在向冰山之父慕士塔格祷告。”塔伊莫罕说。梅冽有些吃惊:“原来你是冰山之父的信徒?”“是啊,”塔伊莫罕说,“葱岭内外的土地,一向受到冰山之父的庇护,才有水草丰美的草原和茁壮的牛羊。我十岁那年起,就做了冰山之父的扈从,受到他的恩惠,才能够成为最高级的骑士。”“哦?”梅冽撇撇嘴,“看不出来啊,这么厉害。冰山之父的扈从――那么你这下子不是回到自家地盘了?”“你跟我来。”塔伊莫罕微微一笑,顺势牵起了梅冽的手。

© zw.pfpky.com  黑暗信仰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