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

大天使米 >

偷听公公墙根儿,获得意外收获。_情感美文

  故事主人公是一位勇敢,坚韧,具有传奇色彩的一位女性。她温柔善良,面对全家人的灾难,面对心上人的背叛,本心始终坚韧。故事真的好看,随棉花糖一起走进故事吧!

  这是《鬼妻》第三集。错过的:

  第一集:一双手抚上了她的臀部

  第二集:烛光摇曳,雪帕梅花点点,窗影魅惑。

  文·紫藤萝 编辑·棉花糖

  01

  一兜棉花糖

  冯岚倚在床上想心事,越想越觉得这飞来横疑点重重,捏着冯老爷丢给她的手帕,百思不得其解。

  忽见桌上烛光一晃,又恢复平静。冯岚心下一凛,这屋子门窗紧闭,丫头小红也回屋睡了,自己呆在床上没动,何来的空穴来风?

  这么说来,梁上来了不速之客了!只是此人是敌是友?意欲何为?冯岚无从不知晓。

  她暗暗运功,想一跃上梁抓住那人问个究竟,可自己在明处那人在暗处,又不知对方底细,这样贸然行动岂不是自亮家底?

  “岚儿,你记住了!在无法分辨的情况下,以不变应万变是最上策!切忌轻举妄动!”冯岚陡然间想起冯老爷的话,用手绢拭了拭唇角,屏声静气假寐,耳朵却在敏锐地感知一切动静。

  两人就这么对峙着,约摸过了一盏茶的工夫,忽然呼的一声,烛光摇曳中一把飞刀插在桌面上,同时,屋顶上传来细微的瓦片声。

  冯岚知那人已走,一弹而起扑到桌前。桌面上,一柄小巧的飞刀入木三分,刀柄上的红缨微微颤栗。

  这刀,怎么这么熟悉?她拔出刀来仔细端详,却见薄薄的刀背上刻了一个细小的“冯”字,那米粒儿大小的字,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。

  这是她爹的刀!

  冯岚知道,冯老爷有一个弟子名唤阮青,一年只在冯老爷生日那天来见他一次,而且每次都来无影去无踪的,她一次都未曾见过他真颜。

  只有一次看冯老爷的三柄飞刀少了一柄,一时好奇心起,忍不住问还有一柄哪去了?

  冯老爷才告诉她给他徒弟了,还说以后见刀如见人,拿这刀的人就是她的大师兄。当时冯岚还笑父亲神神秘秘,何不直接让师兄和她相见就是?何必弄得如此麻烦?还笑父亲偏心,亲生女儿都舍不得给的飞刀,偏给睡觉频繁抽搐怎么回事了一个外人。

  冯老爷面色凝重:“岚儿,当你再见到那柄刀时,为父也许已不在人世啦!到时候只怕你有很多地方需要仰仗师兄帮忙呢!”

  这么说来,方才梁上之人必是师兄了!

  只可惜父亲一语成谶,如今飞刀再现,父母都已含恨而去!冯岚望了望空荡荡的屋顶,不由泪如雨下,心中暗呼:“师兄!师兄!你在哪里?为何不来相见?”

  冯岚哀哀切切哭了好一会儿,才将刀收藏在枕头下的褥子里,这不仅是她目前唯一一件防身之器,亦是父亲的另一件遗物,自当妥善保管。

  她自是不知,因着这小小的一柄飞刀,后来差点要了她的命。

  02

  一兜棉花糖

  一日,冯岚沐浴出来,发现有人动了她的衣物。她自小有个怪癖,即便沐浴也要把脱下的衣服折叠整齐放好,可今天这衣服,虽是一样齐整,却把顺序弄错了,冯岚一眼就看了出来。

  莫非是深宅大院还有贼人不成?冯岚仔细检查了衣物,未见丢失什么,又唤小红来问:“你可见有外人来过?”

  小红眼神游离连连摇手:“奴婢见姑娘在沐浴,便在外屋绣花去了,不曾近前啊!”

  冯岚见她神色有异,不动声色命她退下,心中却是疑虑重重,此事若非小红所为,必是有外人来过了!

  冯岚想着还是将此事告知智贤哥哥才好,一来心中不安,二来也好让他心里有底好作安排。

  到了裴智贤的院子,下人也都知她是未来少夫人,见她摆手示意,也就退下没去通报了。

  冯岚径直走到裴智贤书房,还未进门,听到里面传来低低的谈话声,透过虚掩的门缝,她看到裴家父子面色凝重正在说着什么,声音压得很低,隐约听到说了好几次藏宝图,好像谈话的中心就是围绕这个。

  她越发不安了,想要近前细听,又觉得一个大家闺秀听墙根实在不雅,还是改日再来说自己的事吧。

  冯岚转身要走,忽听一声断喝:“谁?!”人影一花,裴智贤目露凶光满脸杀气扣住了她的咽喉!只要他稍一用力,她就会香消玉殒了!

  见门前的人影竟是冯岚,裴智贤赶紧松了手,眼中闪过一丝慌乱,忙对泪水盈盈的冯岚道歉:“岚儿,对不起!我,我以为是坏人呢!你别生气,在这非常时期我确实有点杯弓蛇影了!”

  裴大人也安脑癫是什么原因引起的慰她说:“岚儿,我们正在极力追查你家的事,刚有点眉目,你也来瞧瞧看能不能看出点什么?”

  03

  一兜棉花糖

  冯岚一听有了眉目,心中大喜,方才的委屈也烟消云散了,躬身施了一礼:“多谢伯父!多谢智贤哥哥!让你们费心了!”

  裴大人摆摆手笑道:“一家人不必多礼,莫说我与你父亲的交情,就冲这儿女亲家的名份,裴家也不会坐视不理的。岚儿,你可知你父亲有个徒弟?”

  冯岚大骇,莫不是那晚师兄露了马脚?可也不至于这么久才来问她呀!当下一副疑惑的样子连珠炮似的发问:“徒弟?我不知道呀?伯父,你听谁说的呀?我爹那三脚猫的工夫也能收徒?不可能吧?”

  她随裴家父子进了书房,裴智贤从衣袖里抽出一幅画像摊在书桌上徐徐展开,一脸严肃地说:“看看这画中之人,你可认得?”

  冯岚探头一看,画像中一年轻男子手执宝剑背身而立,看不到他的脸,只见一袭长袍迎风飘逸,背脊挺立,好似一株挺拔的白杨树。

  冯岚看那似曾相识的背影,不由秀眉凝结,连呼吸也急促了:怎么这背影和那天害她父母的歹人背影这么相似?难道就是同一个人?

  那晚的火光又在她眼底燃烧,她抬起水雾矇矇的眼睛,颤抖着声音问:“伯父,智贤哥哥,你是说这个人是害我全家的真凶?可我,不认识此人啊?”

  “十有八九是。”裴大人点点头说:“我还有些公务要处理,先走了,岚儿你再好好想想吧。”说着起身出去了。

  等裴大人走远,裴智贤心疼地搂了搂冯岚的肩,嗓音低哑,好似为难的样子:“岚儿,我目前还只查到一点线索,只能推断伯父是被这伙人所害,此人功夫十分了得,我,还没把握能抓住他。”

  “可他为什么要害我家呢?”冯岚绞着手,绞得指节发白,她不明白,爹爹器重的师兄会是罪魁祸首吗?他那晚又为什么要自亮身份而没害她呢?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?

  裴智贤叹了口气,踱到窗前望着满院怒放的菊花发呆,冯岚看着他的背影,再看看这画像,这身高这神态,也十分神似啊!

  冯岚惊得倒退了几步,脸色煞白,三个背影在她脑子里不断重合,她的拳头松了又紧,紧了又松,这倒底是同一个人,还是不同的人?

  她倒抽了一口冷气,难怪那晚的背影那么熟悉!是长得和智贤哥哥相像的人作恶怎样判断孩子是癫痫病?还是那人就是智贤哥哥?如果是,他又救回自己做甚?

  冯岚陡然想起父亲和那人的对话:“你当真这么无情吗?”这是说自己的徒弟,还是说未来的女婿?或者,另有其人?

  不管怎么说,这个人是父亲认识的人了!

  疑团像黑色烟雾般散开,让冯岚分不清方向了,她感觉这华丽的裴府就如龙潭虎穴,青梅竹马的未婚夫亦高深莫测,自己前途未卜了。

  04

  一兜棉花糖

  “岚儿,你当真不知情么?!”裴智贤猛的一个转身,把正在发愣的冯岚吓了一大跳。

  见她神色不对,裴智贤一挑剑眉关切地问道:“你怎么啦?哪儿不舒服吗?要不要再叫郎中的瞧瞧?”

  冯岚摇摇头,她自我安慰:智贤哥哥这么关心自己,一定不是坏人,自己何苦无端猜疑坏了心情呢?

  裴智贤见她一问三不知,一丝不耐烦在眼底一闪而过。只是,这一切都能冯岚尽收眼底。

  他深吸一口气说:“岚儿,我查到了一些事想告诉你。”他拉着冯岚坐下来,告诉她一个天大的秘密。

  据查,冯老爷曾是一个盗墓贼,以盗取古墓为生,因他艺高人胆大,又懂阴阳风水,渐渐在那一行闯出名声来,成了一帮盗墓者的首领。

  江湖传言冯老爷会在雷雨交加的夜晚出去听雷声,以炸雷的回音判断古墓的位置。更神奇的是他入行几十载毫发无损,从未出过半点差错,让人叹服。

  据说冯老爷后来找到一处王侯之墓,带领手下破了重重机关进入墓室,里面古玩器皿奇珍异宝不计其数,他们仅取千分之一即可一世荣华。

  冯老爷和手下看傻了,有贪心大的想多拿多占,大家一顿轰抢,才见珠宝中尽是森森白骨,那些轰抢之人也都一个个口眼歪斜轰然倒下,再也起不来了!

  还未动手的冯老爷和最爱的高徒楚风见如此诡异,自知遇上高手布阵了,忙急身而退。绕是两人武艺高超行动迅速,也是刚退出墓室就听得轰隆隆一阵巨响,一块巨大的石壁从天而降,将墓室堵了个严实,再有黄土纷扬,洞口已不见踪影。

  那些跟冯老爷行走半生的盗墓贼,也和墓室主人一起长眠于地下了。

  与死亡仅一步之遥,冯老爷师徒吓得面如土色,他觉得这是老天告诫他该收手了,于是金盆洗手,带着太太与幼女迁徙到这边陲小镇,过着与世无争的在治疗轻微癫痫病时,治疗的费用会不会很多啊?日子。

  唯一与外界联系的就是那个徒弟楚风,凭他一年一度的相会知晓江湖风云。

  05

  一兜棉花糖

  “智贤哥哥,就算你说的是真的,可怎么又会招来杀身之祸呢?”冯岚更加不懂了:“那些东西,他们不是都没拿吗?”

  裴智贤剑眉深锁:“江湖传言,伯父是没有拿那些宝藏,可他拿了古墓的地形图,相当于就是个藏宝图,那是找到墓穴并顺利进入的唯一途径啊!为了这,江湖人士四处搜寻,只因伯父和他那徒弟隐姓埋名,才一直没有找到呢!”

  “岚儿你想啊,知晓伯父实情的人只有楚风一人,在那价值连城的宝藏面前,他能不心动能不起歹念么?”裴智贤气呼呼地一甩手,痛心疾首地说:“可惜找不到那个歹人,要不我非得把他碎尸万段以报心头之恨!”

  这个说法似乎有点道理,可冯岚总觉得还缺了点什么,比如,师兄要真觊觎那个藏宝图,他完全可以早做打算,为何要等这时候才动手?这似乎说不过去啊。

  她记得小时候有一回睡醒,听到爹爹和娘说话,娘说那东西在身边总提心吊胆不得安生,还不如不要呢!

  爹爹说绝不能流入江湖,否则会招至杀戮掀起血雨腥风,那他的罪过就大了!叹息当初不该顺那一手,说那墓壁上有几个血字:入我墓门,难逃此生!那字如鲜血所写,似乎还能滴下血来,十分可怖。

  娘一听吓得直哆嗦,爹爹抚着娘的面颊说:别怕,我和徒儿达成共识,今生就做那古墓的守护者,不争不抢,应该没事的。”

  冯岚当时虽然年幼,父母当时的惊恐和担忧却深深的印在她的脑海,结合后来父亲要她瞒着众人习武,以及平日里有意无意透露的信息,她知道父亲手中有一份宝藏,只是她从来不知道那是个什么样的东西。

  如今听裴智贤这么说,她一下子听明白了,招祸的是那个古墓的藏宝图,可那图现在又在哪里?难道一起被大火烧了?那纵火行凶之人又是怎么得知她家有这宝物的?

  未完待续

  上期精彩:烛光摇曳,雪帕梅花点点,窗影魅惑。

  先在看

  分享

  

© zw.pfpky.com  黑暗信仰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